陶立夏
  西藏的美在於無可預計,出發前做多少準備都是沒用的。抵達那刻讓你呼吸急促的震撼感絕不僅僅是因為高原的低含氧量。
  清晨駕車離開拉薩,沿高速路經過雅魯藏布江源頭後即是上山的路。小村莊沐浴在陽光里,牛群在路上氣定神閑地走。連綿的牛鈴聲叫人恍惚,那是曾在瑞士纜車上聽過的悠揚。
  隨著海拔逐漸升高,盤山路上出現越來越多的急彎,人和車都能明顯感覺到這明顯的改變。發動機的聲響不再平緩輕鬆,而是更像急促而疲憊的鼻息。終於道路沒去蒼白冰冷的迷霧,可見度僅為幾米。氂牛靜默地散落在陡峭山坡上,或者沉思或者遠眺,如同被雲霧浸濕黑色的石頭。
  在這片沒有盡頭的冰冷的迷霧之間不斷盤旋攀升,久到失去時間參考的時候,最先出現的色彩是崗巴拉山口那些層層疊疊的彩色經幡。海拔5030米的颶風仿佛要扯碎一切,卻也將經幡上的祝福吹送到風力所及之處。然後轉過最後一個彎,羊卓雍措出現在車窗外。
  你永遠都不會忘記那種綠,透著明艷的藍,卻又如此安靜,仿佛已決定永生永世不言不語。
  作為喜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內陸湖泊,羊卓雍錯與納木措、瑪旁雍措併列,為西藏三大聖湖,距離拉薩約3小時的車程。
  停好車,隔著飄忽不定的雲霧俯瞰海拔4441米的羊湖,如同俯視夢境。青灰色山巒之間,有光芒自湖水深處投射出來,是長卧群山之間的聖靈,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  霧氣不斷滲進頭髮和衣服,是真正“浸衣”的寒,讓湖水的顏色看來更顯凜然的碧色。仿佛不用觸碰就已觸摸到那冷意。
  就在這時,突然刮來的大風吹散雲霧,金色陽光垂直灑下,羊湖的神情在瞬間更改,如翠色珊瑚枝延伸向天際。而顯現在這片壯闊湖光山色盡頭的是已積雪的寧金抗沙峰,這座高達7206米的雪峰,位列西藏傳統四大神山。而湖與山彼此相對相守,以沉默達成了亘古的默契。
  雲層很快再次聚集,那個溫暖的眼神倏忽之間不見了蹤影。離開羊湖前往卡若拉冰川的路上甚至下起凍雨來,是寒冬的氣候。
  這就是西藏的美,永遠站在比你想象更遠一步的地方。它能讓每一次回想都成為無可取代的絕響。
  (原標題:讓我再看你一眼)
創作者介紹

jjdmbexdnpcq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